苹果iOS、安卓版最流行文学
 
首页 • 全本
玄幻 • 奇幻
武侠 • 仙侠
都市 • 言情
历史 • 军事
游戏 • 竞技
科幻 • 灵异
搜索:
 
您当前所在位置:苹果iOS、安卓版最流行文学>>异世为僧

第129章 结局


简体手机版  繁体手机版
更新时间:2013-07-05  作者:萧舒
 
★吧友群:238218305欢迎常驻哦!

于和怒瞪着他,艰难的伸出手指。

李慕禅轻轻一拨他手指,微笑道:“殿主好走,恕不远送了!”

他说罢一闪消失,“砰”于和所在位置炸开,潭水汹涌,形成澎湃的巨浪,李慕禅晚退片刻难逃这一下。

他摇摇头,像于和这般绝顶的人物,往往都有杀垩手锏,还有同归于尽的招数,威力大得难以想象。

要不是自己天机诀有成,有了警觉,抢在他施展绝招之前用绝招,抢在他用同归于尽的招数前逃掉,自己难逃性命之险。

与于和这种高手对招,你死我活,绝没侥幸可言,他摇头看着深潭,片刻后,巨浪消散,深潭恢复平静。

于和浮在水面上,静静躺着不动,李慕禅大拇指一按,“砰”于和飞落到谭边。

李慕禅走过去俯看,于和气息微弱,一动不动。

李慕禅想了想,举起手掌,却又放下了,没再追加一掌毙了他,依他本心当然不留后患,直接毙了,但直觉总在告诉他不要下杀垩手。

他练成天机诀以来,直觉越发敏锐,也越发的精准,他深信不疑,即使有难抑的冲动要杀于和,仍硬生生忍住了。

他长吁一口气,抬头看四周,忽然生出不真垩实感,偌大一个紫星殿,巍巍难撼,却被自己一口气端了,甚至把殿主也击倒。

他从未想过这般情景,紫星天经的威力确实惊人,再加上天机诀,两者相辅相成,专为克制紫星殿一般。

怪不垩得他们拼了命的要杀自己,想必早知道天机诀与紫星天经结合,能够克制他们。

他飘身坠落深潭,往下沉,很快见到一个山洞口,往里一钻,斜向上游过百米左右,眼前豁然一亮,忙顺着光亮往上,钻出水面,眼前是一个山谷。

自己所处山谷顶端一个小水潭,山谷里一片静谧,没什么动静,十几座房子,中垩央一座圆形宫殿尤为瞩目。

他一步踏到宫殿前,才发现宫殿的巍峨,自己显得渺小无比。

两道青铜大门巍巍矗立,大门上布满繁星,仿佛把整个夜空纳入两扇门里。

他凝视这两扇大门,很快找到了北斗星与紫微星,紫微星尤其显眼,扫一眼就能看到,群星似乎环绕它布满天空。

他忽然生出警兆,扭头一瞧,两个老者正站在他身手,静静看着他。

李慕禅讶然,他先前竟没发现两玄衣老者的存在,他们蓦然出现,宛如鬼魅,气息全无。

即使站在李慕禅跟前,仍没感觉到两人的存在,好像眼前是两道幻影,没一丝人的气息。

李慕禅皱眉,缓缓抱拳:“请教两位前辈,这里是……?”

“紫星殿。”左首削瘦老者缓缓道,目光清澈如水,淡淡看着他:“你是何人?”

李慕禅微笑:“在下李无忌。”

“你的紫星天经从何而来?”老者沉声道。

另一老者沉声道:“老垩二!”

削瘦老者呵呵笑道:“好奇嘛!”……好吧,咱们不问这个了,也不问你把于和那小子怎么了,你既练成了紫星天经,便有资格进入紫星殿!”

李慕禅一怔,随即微笑道:“多谢两位前辈!”

削瘦老者摆摆手:“咱们是紫星殿守护,不管其他,只管紫星殿,少啰嗦啦,你进去吧!”

李慕禅抱拳点点头,踏步往前,两老者上前三步,双手按上青铜大门,分别按上一颗星星。

“轰隆……”青铜大门缓缓开启。

削瘦老者道:“这座紫星殿有三百多年没开启了,你是头一个进去吧!”

李慕禅道:“于殿主没进来?”

“哼,他紫星天经没练到头,进不来!”削瘦老者撇撇嘴,不屑的道:“却被你一个毛头小子抢在前头,真是白活了!”

李慕禅笑道:“我也侥幸而已。”

“你应该也练了天机经吧?”削瘦老者问。

“老垩二!”另一老者沉哼。

削瘦老者笑眯眯的道“老大,我多问几句没什么的!”是吧,李小哥?”

李慕禅微笑点头:“我确实练了天机诀。”

“这么说来,你还真是明镜宗的弟垩子?”削瘦老者问。

李慕禅点头。

削瘦老者摇摇头:“本是同宗,偏偏要分家,闹成这般局面,没想到你小子这般运气,这两家兄弟闹得不可开交,杀得你死我活,你能集两经于一身,难得!难得!”

“老垩二,你的废话太多!”另一老者沉声道:“管这些做甚!”

“闲着无聊,多说些话也无妨的。”削瘦老者嘻嘻笑道:“李小哥还不知道吧,你们明镜宗与紫星殿原本是一家。”

李慕禅眉头挑了挑,摇摇头,他确实不知道,原本以为是从属关系,竟然是一家。

削瘦老者摇摇头:“紫星殿原本是外来之人,后来在这个世界扎了根,第二代的两兄弟因为一个女人闹翻了,你死我活,真是可笑,要是第一代殿主知道这个还不从仙界气下来!”

“第一代殿主成仙了?”李慕禅摇头笑道。

削瘦老者哼道:“小子你不相信?”

李慕禅笑道:“哪有什么成仙!”

削瘦老者撇撇嘴,。哼道:“小子你见识浅,井底之蛙!”……罢了,反正你能进紫星殿,很快就能开阔眼界,自然知道你自己如何可笑!”

李慕禅笑道:“那我先进去看看!”

他一步踏进了大殿,眼前顿时一转,眼前是浩淼无穷的星空,脚下是虚空,他浮在空中。

墨蓝的星空下,繁星点点,而且缓缓的旋转,看了一会儿就觉得头晕,李慕禅打开虚空之眼观瞧,这里确实是一片星空,并非阵法。

他转头一瞧,一个黑点在远处,他一个念头起,瞬间到了黑点前,踏前一步,眼前一晃,回到紫星殿。

他运起紫星天经与天机经,星空两个星座闪动,与他心神相连,随后,他看到了数个黑点。

他心一动,知道了这些黑点究竟是什么,竟是一个个世界!

他凝神返照,脑海的无量光明山流转着光华,他心神流转很快注于一个黑点上。

李慕禅恍然明白,这个就是自己曾经的世界门户,只要一步踏过去,就能返回先前世界。

他有一种难以遏止的冲动,踏上前去,压在心最底层的思念再也压不住,如石油般喷涌而出。

他闭眼呼吸引好一会儿,才把这种冲动压下,他想回去,却也想能回来,找到了回家的路,却不急在一时。

他一闪回到大殿,来到殿外时,两老者正静静站着好像两座雕像,看到他出来,两人微笑。

李慕禅抱拳:“多谢两位前辈!”……不知这紫星殿究竟是什么?”

“天机之门户。”削瘦老者沉声道,一改先前的嬉皮笑脸,肃然道:“玄又之又玄,唯练成紫星天经与天机经之人所掌。”

“于殿主不知?”李慕禅眉头挑动。

“他没把紫星天经圆垩满,无权进紫星殿。”削瘦老者哼道。

另一老者沉声道:“你将紫星天经与天机经的星力分别引入两扇门这紫星殿就归你所掌。”

李慕禅缓缓点头道:“那在其余世界也有紫星殿?”

“当然。”削瘦老者点头道:“要是没有,咱们去了不能回岂不是大笑话,是不是?”……不过李小哥你这么快就能理解异世界,还真是不一般呢,怪不垩得能练成紫星天经与天机经!”

李慕禅笑道:“练成之后自有感觉,到了异世界,我也能随意的掌握紫星殿?”

“不错!”削瘦老者点点头:“你自然成为紫星殿的殿主,所有的紫星殿弟垩子都要听你的指挥!”

李慕禅眉头一挑:“这个紫星殿也是?”

他说着把双手贴上大门,顿时大门轰隆一响,晃了一下,李慕禅顿时生出一股血肉相连的感觉,好像大门就是自己两只手。

两老者讶然,对视一眼,另一老者失声道:“你竟连天机经也练成了!”

“李小哥,你现在就代替了于和成为这一代的殿主!”削瘦老者笑眯眯的笑道:“你稍等一下!”

他说着飘飘离开,转过了紫星殿,到了后面某处。

李慕禅看看另一老者,老者严肃的脸上笑笑:“紫星殿殿主的信物。”

李慕禅道:“于殿主先前拿着的?”

老者道:“于和没练成紫星天经,只算是紫星殿外殿殿主,见了真正殿主得听殿主的!”

李慕禅缓缓点头,笑道:“还好还好。”

“你没杀于和?”老者问。

李慕禅点头:“只伤了他。”

“嗯……”老者沉吟着摇头道:“你这脾气不知是福是祸,心慈手软有时候好,有时候不好,纯粹看你的运气了。”

李慕禅呵呵笑了笑,自己可与心慈手软挂不上边,心慈手软可能得益,但多数时间是受害,所以一旦做了必须做绝,斩断后患。

“来来!”削瘦老者飘飘出掌,手上拿着一枚青铜牌子,约有巴掌大小,阴刻着一幅星河图。

李慕禅伸手接过,冰冷而沉重,但很有踏实感,好像握着这枚铜牌就不怕什么事了。

“这就是紫星殿主令。”削瘦老者指着青铜牌子笑道:“有了这个那些紫星殿弟垩子都得听你的!”

李慕禅道:“另外的紫星殿呢?”

“也能执掌!”削瘦老者道:“一代只有一位殿主,你练成了,别人不可能再练成!”

“有几方世界?”李慕禅问。

削瘦老者笑道:“十方世界。”

李慕禅道:“这个世界是最强?”

削瘦老点头:“是!”

李慕禅端量着青铜令牌,道:“这令牌别有妙用吧?”

“其妙处只有殿主才晓得咱们不知。”两老者都摇头,好奇的盯着他。

李慕禅呵呵笑了笑,紫星天经星力从天空落下,青铜令牌散发出柔和的光华,随后化出一道光直射天际,天际忽然又传来一道光,照到了紫星大殿上。

李慕禅眉头挑了挑,恍然明白了,这令牌的妙用乃是定位,有了这令牌,顷刻之间就能找到紫星殿。

“殿主,还有一件事。”削瘦老者道:“紫星殿是会动的,一年一动。”

李慕禅望向他。

削瘦老者摇摇头:“咱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反正一年之后紫星殿会忽然出现在另一处隐秘地方,外人找不到。”

李慕禅沉吟,片刻后慢慢点头,想到了其原理,是借助于星力,星座变化这紫星殿是与紫微星相连,随其移动。

不知道当初第一代殿主是如何成就的这紫星殿是如何建成的,当真是莫测高深,自己想也想不到。

“好啦,殿主,紫星殿的一切都是殿主的了,咱们也听候殿主的吩咐。”削瘦老者笑眯眯看着他。

李慕禅微笑:“有劳两位前辈了,还不知前辈尊姓大名。”

两人报了姓名,一个侯宗一个侯世,两人都有三百岁的寿元,一直居于殿内修垩炼独特的心法。

李慕禅恻然,两老者一直居于殿内,岂能不孤独?

看到他这般神情,两老者猜到他所想,削瘦老者侯世笑眯眯的道:“殿主不必可怜咱们,成为紫星殿守护乃尊崇无比的事,要不是紫星殿咱们早就成一坯黄土了!”

李慕禅叹道:“前辈们可有后裔?”

“咱们子孙倒是不少,可惜都不肖不值一提!”侯世摇头叹道:“咱们守护的规矩是不问世事,只能在一旁看着。”

“老垩二,儿孙自有儿孙福,你管那么多干甚!”另一老者侯宗哼道。

“那倒也是!”侯世叹了口气,无奈的道:“这帮小子们太不争气了,气死老夫了!”

“那你更别管了,你插手就能让他们出息?”侯宗冷笑。

侯世无奈道:“罢了罢了,反正老大你有理!”

李慕禅笑眯眯看着他们两个斗嘴,笑道:“两位前辈的后人是哪一个?”

“殿主,这点儿小事不劳挂怀!”侯宗忙摆手道:“再说老夫也不指望他们有出息,平平安安的挺好!”

李慕禅也不勉强,笑着点点头:“两位前辈有什么需要的,尽管提出来。”

“殿主太客气,是殿主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就是,咱们绝无二话!”侯宗摇头。

侯世笑道:“殿主现在还是明镜宗弟垩子吧?”

李慕禅点点头。

侯世道:“现在殿主执掌紫星殿,算是傲立于世间了。”

李慕禅笑道:“紫星殿的存在没人知道最好。”

“这样……”两人对视一眼不再劝说。

李慕禅道:“一切维持原状吧。”

“是,有话殿主吩咐便是。”两人沉声应道。

李慕禅点点头,告辞了两人,飘身回到深潭边,来到于和身前。

于和仍闭着眼一动不动,李慕禅骈指虚空点一下,他颤了一下睁开眼。

“李无忌!”他挣扎着想站起来。

李慕禅虚扶他起来,于和知趣没动手,只瞪着他:“你真的连成了紫星天经与天机经?”

李慕禅笑了笑,从怀里掏出青铜令牌。

于和毫不犹豫的跪倒在地,沉声道:“见过殿主!”

李慕禅收起令牌,微笑道:“于殿主,咱们一切维持原状,你该干什么就干什么。”

“”是。”于和一下明白了他心思,道:“殿主有何吩咐。”

“照顾一下天渊阁。”李慕禅道:“除此之外照旧。”

“好。”于和痛快的点头。

李慕禅冲他笑笑:“于殿主,咱们后会有期!”

他说罢一闪消失在于和跟前。

剩下凡个请帖他很快送去,星力运转,瞬移更轻垩松,不过几下功夫,很快送完,回到了天渊阁。

在自己小院里,他拿着令牌观瞧,其奥妙难测。

他先是把紫星天经的星力注入,只有一道光华从天而降,落到令牌上,令牌接着射垩出一道光到天际,隐约注入某个位置。

他能感觉到那里正是紫星殿。

他接着把天机经的星力注入,令牌发生变化,晶莹剔透,好像化为一冰鉴,里面隐约有物。

他仔细看了看,却看不出到底有什么东西。

灵机一动,他把令牌放到眉心位置,片刻后又放下,里面顿时是一座山峰,然后是一座宫殿。

李慕禅露垩出了笑容,果然如此。

这令牌确实妙用无穷,竟能把天机经的作用发挥到最大,于是心又是一动,再次出现了白明秋的身形。

令牌虽小,影像却很清楚,纤毫毕现,甚至比平时看得更清晰几分,他摇头笑了起来。

皱眉想了想,他再把令牌放到眉心,片刻后再看令牌,上面是一片模糊的影子,他忙运转天机经,天空的星力滔滔不绝的降下,原本模糊的影像慢慢变得清晰。

令牌里出现一张张他日思夜想的脸庞,梅若兰,冷无霜……”她们或在练垩功,或在打斗,或在与人说话,历历在目。

片刻后,影像消失,李慕禅长吁一口气,露垩出一丝笑容,想要回去的心更迫切几分。

他再心急,也要等到白明秋接任阁主,他实在不放心,还有江如月,都需要——安排。

他不知道这次回去,何时才能再回来,万一像从前一般,返回困难,徒惹人伤心。

热闹的继位大典过去,李慕禅与白明秋静静站在天渊前,凛倒的罡风拂动两人衣衫,一轮明月挂天际,月光照二人。

“师垩姐,恭喜你了。”李慕禅微笑看着她。

白明秋淡淡道:“恭喜的话不说也罢!”师垩弟你要走了?”

李慕禅道:“师垩姐猜到了?”

“非要走吗?”白明秋蹙眉。

李慕禅笑了笑,摇头道:“我会回来的。”

白明秋道:“去哪里?”……明镜宗?”

李慕禅摇头:“我要去远处,找一找我自己的家。”

“你何时回来?”白明秋问。

李慕禅沉吟一下,笑笑:“少则一两个月,多则一年半载,看缘份吧,师垩姐不必担心我。”

白明秋道:“紫星殿现在听你的了?”

李慕禅笑道:“师垩姐看出来了?”“不错,紫星殿现在听我的,有什么困难,直接跟他们说!”

“你是紫星殿的什么人?”白明秋不解的问。

继位大典很热闹,人头攒动,熙熙攘攘,她却一直不自觉的留意着李慕禅的一举一动,看出来紫星殿两个人的异样,他们掩饰得很好,她仍看得出对李慕禅的恭敬。

紫星殿的人能来她已经很惊讶,更没想到他们对自己恭恭敬敬,若非对别的门派仍冷傲不屑,她会怀疑到底是不是紫星殿的。

不过紫星殿实力惊人,还没人敢假冒他们。

李慕禅笑道:“我现在是紫星殿殿主。”

“嗯——?”白明秋蹙黛眉。

李慕禅笑了笑:“说来也简单,因为我练成了天机经,还有紫星天经,所以成为了紫星殿的殿主。”

白明秋蹙眉想了想,相信了这话。

这种事并不罕见,有些宗门确实有这种规矩,谁能练成镇宗神功,就能成为宗门之主,即使是个外人。

这种情形很少却未必没有,紫星殿这种宗门更容易发生。

她沉默不语,有一肚子的话却不知该怎么说。

李慕禅微笑道:“师垩姐好好做吧,相信咱们天渊阁会在师垩姐手上发扬光大,脐身顶尖宗门。”

“但愿如此。”白明秋淡淡点头,让李慕禅颇为讶异,她一直以来的目标都是振兴天渊阁,看起来却并不在意了。

白明秋沉吟道:“师垩弟有什么主意?”

李慕禅摇头:“师垩姐你是宗主,想必早有主意,我就不胡说八道了,。”……明天我就走了,师垩姐保重。”

他从怀里又取出两枚玉符:“一枚是传讯符,另一枚是无量光明心经,有危险捏碎传讯符,我会马上过来!”

“你不是给我一个了么?”白明秋接过玉符。

李慕禅道:“这个距离更远。”

他这一次用的是星力,能够跨越星空,说不定能达到另一个世界,怕出差错,他又把无量光明心经凝于玉符,她捏碎了即可练成。

无量光明经能够直通心意,万一真有危险,他能马上感觉到。

白明秋默默接过,放到怀里,两人都不说话了。

李慕禅叹息,轻轻把她搂进怀里,她轻轻挣扎一下便不动了,温香软玉入怀,李慕禅只想时间永驻此。

两人默默相拥,时间不知不觉流逝,一直到天亮两人才醒过神。

李慕禅在大典上已经跟江如月告别了,心再无牵挂。

他于是告别了白明秋,飘入天渊,然后一个瞬移进入紫星殿,一步踏进一个黑点。

眼前一个恍惚,斗转星移,一丝眩晕感掠过,很快恢复清醒,他还在一座宫殿,与先前紫星殿一般无二。

他就知道回来了,天地灵气稀薄,亲切而又熟悉。

他飘出宫殿,两个老者正愕然看着他,看到他的令牌,直接跪倒,恭敬的拜见殿主。

李慕禅点点头,转身返回宫殿,再次踏入虚空,随后一闪,再次回到原本世界。

他露垩出笑容,真能自垩由穿梭于不同世界了!

上一章  |  异世为僧目录  |  下一章
加入书架后可以自动记录您当前的阅读进度,方便下次继续阅读.
在搜索引擎输入 "异世为僧 苹果iOS、安卓版最流行" 就可以找到本书
其他用户在看:
苹果iOS、安卓版最流行文学 - www.tgzmk.com
联系我们: hhlwxcom@gmail.com